活动频道  

教学基本功大赛(西南分赛区)中学组之讲故事

2016-11-08 11:42 来源:语言文字报
  • 44人参与
  • 0人评论

要讲好故事,一方面要设计好故事内容、组织好故事语言,另一方面也要注意讲述的语气语调和体态语等等。在成都郫县站讲故事展示环节中,参赛老师积极调动生活积累,选择了能够打动人心的情感片段,效果非常不错,尤其是江西上饶中学程德坤老师用饱含智慧和激情的语言组织故事,让人们看到了老师之间因对知识的追求和欣赏而砥砺前行的情感交流,这不禁让人眼前一亮。详情请看——

作品展示

故乡

牧夏女

2011年国庆假期第一天,我在成都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姥姥去世了。我立马含泪赶上最早一班飞机,踏上了返乡的路程。

年近90的姥姥去世前,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大不如前,而她又总是横选竖挑地找茬。不是说豆腐太酸,就是说鸡蛋太腥,或者是面汤不够稠……姥姥的口味难调理,这让一直很孝顺的舅舅和妈妈常常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常常瞥见妈妈脸上的愁容,感觉到她心中的郁闷,也听到她向爸爸的抱怨。看着因忙碌而渐渐消瘦的妈妈,我总是心疼得不行。

有一次,妈妈和我说起,姥姥的精神状态和身体都每况愈下,更爱挑剔了。听到这话,我犹豫好久,鼓起勇气安慰她:“妈,姥姥已经到这个岁数了,您看开点,别放不下。姥姥要是有个怎么的,对您和她都是解脱。”我看了妈妈一眼,她的神情全变了,流露出我从未见过的不快。从此,我再也不敢这样说了。

姥姥下葬前,清真寺的大院中一片肃穆。早晨的光线还不是十分明亮,送葬的人围着灵柩站了三四圈,黑压压的。阿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各种仪式,我站在妈妈侧后方,专注地看着她。

一向注意仪表的她,白头发露出来了;过去脸还有点胖的她,此时下巴更尖了;一向挺拔的她,却不知不觉地靠在了身边舅妈的肩上。悠扬的诵经声中,我听到了她悲痛的啜泣。阿訇念完经,男人们起轿,女人们更加痛苦,送葬的队伍渐行渐远。这时候不知怎的,我猛然想起我对妈妈那似聪明的安慰,都是解脱——这是怎样的一句混账话!此时此刻,我感受到了妈妈的永远悲痛——她永远失去了她的妈妈。

这个无法改变的束缚是永远也无法解脱的。在我的身上,开始了新的轮回。在外求学的我,有事没事,总是要找机会回家,看看亲爱的妈妈。经历姥姥的去世,我才刻骨铭心地明白:妈妈才是孩子心灵永远的故乡,异乡也有美景、美食,可是有妈妈的家才是最暖的故乡。

(讲故事者系河南省郑州市回民中学教师)

三人行

程德坤

我是学校语文组组长,学校里有大鱼也有小鱼,当然也有我这样的胖小鱼。我经常爱引用一句话,大狗存在,小狗也一样发声。

我们学校里有很多特级教师,有一次跟一位特级教师散步,讲鲁迅之死。1936年在万国殡仪馆,宋庆龄先生亲手为鲁迅先生覆盖一面大旗,上写三个大字“民族魂”,当时有18位君子扶灵。

这位老师说,巴金好像也在其中,我说是的。那他在干什么呢?这位老师想不起来了,他不停地敲着头,好一会儿都没敲出来。我补充了一句,当年巴金在执绋。这位特级教师猛击我的肩膀:“兄弟知音少,弦断有你听啊!”

我特别喜欢“一生负气曾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的陈寅恪(què)。我说这句话时,我的一个徒弟对我说:“师傅,不对吧,应该是念陈寅恪(kè)。”我听了后没吭气,找来《咬文嚼字》这本杂志说:“你看,这里面有文章专门考证是陈寅恪(kè),还是陈寅恪(què)。”这时候我的徒弟默默地低下头,第二天,她拿出了天津大学唐晓敏先生的文章说:“翻遍《辞海》,‘恪’应该是念‘kè’,但是为什么念陈寅恪(què)呢?”

我告诉她:“陈寅恪是江西修水人,按他的口音就念‘què’。民国的时候,人们都叫他的名字为‘què’。我们尊敬长者,应该是念陈寅恪(què)。”

我还说:“不错,你这个徒弟我愿意带。为什么呢?因为一个人不能算作队伍,我们两个再加上陈寅恪,就是三人行。三人行就要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讲故事者系江西省上饶中学教师)

过年

臧方虹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过年是我儿时最向往的一件事儿,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有件事儿还值得我去回味,还算有趣的话,应该是我上小学一年级时的一件事儿,当然那也是一件糗事儿。

每年腊月二十九,我们村都有一个大集。每年的这一天,父亲总会带我去置办年货。记得那一天,我又跟父亲去集上了。回来时,父亲拎着大包走在前面,我屁颠屁颠地跟在后头。走着走着,我看见地上有什么东西。这是什么?黑黑的,软软的,像黑豆那么大小。我顾不上跟着父亲的脚步,就一粒一粒捡起来。是软枣啊,肯定是哪一叔叔大爷走的时候落下了。又有好吃的了。我一边捡着软枣,一边想把软枣往嘴里送,我馋啊。

刚送到嘴边,我忽然想,妈妈还在家等着呢,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得跟她一起分享。于是我就把软枣放在手里,觉得不放心,又放进了裤袋里。然后就往家里跑去。妈妈在门口看见了,急得直喊:“慢点,小心点!”我顾不上那么多了,直蹿进家门,冲着妈妈喊:“妈,有好吃的了!”

妈妈笑着从里屋出来,对我说:“有什么好吃的呀,宝贝?”我赶紧把软枣从口袋里掏出,拿出一粒递到妈妈的手中。妈妈接过这粒软枣一看,马上抬眼看着我,我满脸是汗,还带着笑。妈妈笑着说:“傻孩子,这哪里是什么软枣啊,这分明是羊屎蛋子。”我闹了个大红脸,直到现在,偶然想起来还会不好意思。

随着时间的推移,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人们常说年味淡了,而我总认为,淡的不是年味,而是我们的感受。我们不要迷失在物质的追求上,而要充分享受难得的浓郁亲情。让我们像教真语文一样过一个真年,不忘我们的初心,走进我们真实的内心世界。

(讲故事者系山东省诸城林家村中学教师)

探望

张悦

2007年10月31日,我坐火车从成都回到攀枝花,去看望因为肝癌而住院的父亲。

那是一个阴天,下着小雨。一下火车,我直奔攀枝花市五院肿瘤科五楼402房。推开门,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父亲极度瘦弱,像一具枯瘦的干尸,鼻上插着氧气管,手上打着点滴,身上挂着尿袋。此情此景令我肝肠寸断。

母亲在一旁偷偷抹眼泪。父亲看到我,不好意思地忙将尿袋藏到被子下面。父亲要强了一辈子,平时总是衣冠整洁,仪表堂堂。这样在床上系着黄色尿袋,怕是他这一生最难堪的事了。

父亲努力想坐起来靠在床上,可怎么也使不上劲,我连忙跨步上去扶父亲,原本160斤的他,此时像一片秋天的树叶,很轻很轻。

我说:“爸爸,我回来看您了。”父亲笑了,我也笑了。我们的手握在一起,紧紧地。

那次探望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父亲,也就成了我和父亲的永别。母亲说,父亲之前已经昏迷了很多次,一次比一次的时间长。家人都说,给悦儿打电话吧,让她快回来。可是父亲每一次清醒的时候,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别给孩子打电话,别影响她的工作,我能撑得过去。”

当天晚上10点51分,我父亲永远地离开了人世。没能在床前送终,是我心头永远的痛。以后每年这天,我都会带着我的丈夫和孩子去绿树成荫的地方,看望我的父亲。父亲啊,你不会孤独的。

(讲故事者系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教师)

手机

蒋干

我有一段手机情缘。我和老公恋爱7年,朋友都说,抗战都快胜利了,你们俩怎么还在恋爱的路上呢?还好,老天眷顾,今年9月,我们终于修成正果。漫漫7年恋爱,手机伴随我们的人生岁月。

大学时我们谈爱情用的是沉重的老人机。我在兰州,他在成都。那时候拿的老人机只能发短信、打电话,有时收到一条短信会兴奋不已,接到一个电话更是彻夜难眠。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这部老人机的话,我们的爱情信号将如何发出。

毕业时,我们维系爱情用的是智能手机。爱情很美满,可现实很骨感。由于工作的原因,他毕业去了惠州他父母那里,而我回到了四川南充。那时候,我们仍然只能用手机沟通,手机仍然成为我们爱情的桥梁。那段日子很苦,因为有手机,仍然很甜蜜。

结婚后,我们用的是4G手机。我在成都,他在外地。由于工作原因,他经常要出差。我们还是继续用着属于我们的沟通方式。我们发现,手机速度越来越快,但经常使用手机,心灵的距离却没有缩短。于是,我们约定:我们在一起时,少使用手机,尽量不使用手机,多用语言交流,多面对面交流。因此,我也呼吁在座的所有老师,在跟自己爱的人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时,尽量少用手机。

(讲故事者系四川省星星中学教师)

座右铭

萧敏

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这是我的座右铭。我一直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有德行之人。

成都有一处著名的旅游景点叫“武侯祠”,其实这座祠庙大名叫“汉昭烈庙”,是刘备的祠堂,但民间百姓喜欢叫其“武侯祠”。诸葛亮征战四方,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用一生践行着忠君爱国的人生追求,这就是一种仁德。

我的师爷是北京市著名特级教师孙维刚,他在北京一所普通学校带着北京市的数学实验班。有一年,他带的班有55名学生,其中37名同学考上了清华、北大,创造了教育界的一个奇迹。

孙老师是以德育治班的好老师。有一年冬天,北京的雪下得特别大。一天早上,孙老师迟到了两分钟,他进教室后,对大家说:“同学们,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按照咱们班的班规,我应该到教室外面去罚站。”

那时校舍还是开敞的空间,孙老师就在瑟瑟寒风中站了整整一节课。我的师父时常说起此事,每每听到他的讲述,眼泪不知不觉地盈满了我的眼眶。我如今工作的学校叫“树德中学”,我的工作就是以德树人,在追求德行这条漫漫长路上,我一定会孜孜不倦地上下求索。

(讲故事者系四川省成都市树德中学教师)

 

参赛感言

牧夏女(讲故事第一名)

展示环节的话题“故乡”,我认为是所有参赛题目中最难讲的一个。讲历史?讲人物?讲风俗?我才疏学浅,难以胜任。于是我化大为小,用母爱诠释故乡,选择我生活的真实事件,立足于“母亲即心灵的故乡”这个主题,用“回家”和“寻爱”两个有关故乡的脉络勾勒出两条线索,打造了一个真实感人的小故事。3分钟,我努力通过词语和语言的力量,把故事真实自然地讲出来,而不是依靠夸张动作和故作腔调,把故事演出来。我坚持故事需要细腻动人,更需要朴素、自然、真实。

一次参赛的经历,带我在真实和感动中品尝语文的深厚魅力,也帮助我更清晰地认识自己和思考自己:语文人,学识和技能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不断追求更高、更专的信仰和情怀。

程德坤(讲故事第二名)

拿到“三人行”这个题目,我首先想到的是不走寻常路。我不能明说“三人行必有我师”,而是要通过亲身经历的故事表达“三人行”就是人不分高低、地不分南北,都能互相砥砺前行的主题。我开头引用了一句名言“大狗存在,小狗也一样发声”,讲了自己挑战权威的故事。第二个小故事是就陈寅恪的“恪”读kè还是què的争执,我对徒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指出应该读què的理由和依据。

在结尾处,我说一个人要活得像一支队伍,能召唤,爱自由,不妥协!三人行,要像雅思贝尔斯所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真语文,我会继续前行,努力践行她的真!

臧方虹(讲故事第三名)

朗读,一直是教学中我最喜欢的环节。我喜欢在或纯美或清新或激昂的文字里徜徉,仿佛自己就是作者,在他的情感里尽情宣泄。比赛中抽到《老王》,展示环节朗读《小石潭记》,让我毫无压力,一气呵成。

走下台来,静心聆听其他优秀语文教师的朗读,他们更是技高一筹,素养深厚。特别是讲故事时情至深处的潸然泪下,情至胜处的慷慨激昂,情至真处的赋诗诵读,都时时撞击心扉,让我自愧不如。真语文所展示的教师基本功,都是每一个40分钟之外的坚持不懈,是每位心中有语文的老师的厚积薄发。

会员评论

热点图片


真语文泸州站组图

真语文长春站组图

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

热点视频


贾志敏《爸爸的老师》

黄厚江《孔乙己》

余映潮《蝉》